最爱拜佛的泉州,怎么成了网红?

国内
120阅读

在泉州,你不会认为自己是来旅游,只是换了一个城市生活。

泉州申遗成功的消息传来,长期定居在北京的泉州人魏斌正在家乡探亲。

他的家位于文化遗产集中的泉州鲤城区,著名的开元寺就在附近。这次回来,他发现街上的游客增加了不少,特别是夜晚的步行街人山人海。

但泉州当地人的生活并没有多少变化。他习惯和朋友去一家小巷子里,已经有20多年历史的大排档吃饭,5个人一大桌地道的海鲜,白灼虾,炒螺钉、海鱼酱油水,醋肉……不过300多元。

这个店这些年一直没有涨价,每天只在中午和晚上营业6个小时。老板非常佛系,过去几年旅行社、美团平台轮番找过来,他也都没有合作,他说不想太累,现在生活就很好。

魏斌能说出很多这样的小店——一家医院药房附近的小门头,卖芋头饼的王阿姨每天5点定时开门,门前早已排满了当地人,每天3000来个芋头饼,半小时就会被争抢一空,她已经在这里做了30多年;同样卖了几十年糍粑的老夫妻搬到了西街上,每晚8点钟出摊2小时,正是步行街上人流量最大的时候,小摊走红后也没有改变,人们排着长队,耐心等待阿嬷用手现搓现卖。

魏斌认为,泉州老城的魅力也在于此,当地富足安逸,文化底蕴深厚。即使这两年多了一些游客,但完全不能影响当地人的日常生活。因为与很多大城市的气质不同,这反而成了外地游客享受和珍惜的部分,

疫情之前,大众很少了解泉州的文化和旅游,认知还停留在轻工业大市,这里走出了安踏、恒安等很多知名上市公司,连续十多年GDP排名福建省第一。

拥有2000年历史的泉州,正在以新的姿态呈现在公众视线。闽南文化底蕴和网红经济,共同作用下,这里成了年轻人的休闲圣地。

“泉州就是第二个成都,一个休闲又宜居的地方,有成为年轻人旅游胜地的基因。”中传文旅总经理郭朝强认为,下一个成都这个定位看似容易,其实很难。

01 活着的文化遗产

“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泉州人拜佛”,第二次来泉州旅游的王鑫感叹。

关帝庙前拜佛的人 图源/作者

确实,即使是90后、00后的年轻人,日常宅家,睡到日上三竿。但在重要的祭拜日子,他们都会早起,爬山,拜佛、烧香。比如每年大年三十,许多人没有时间收看春晚,要依家族流传下的繁琐的习俗,准备蜡烛、鞭炮、祭品,在清晨就上山祭拜。

从开元寺穿越到清净寺,泉州老城弥漫在香火的气味中。朱熹写过:“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

关帝庙是求财的神帝,对于做生意的闽南人尤其重要。这里一天到晚挤满了人,排队买香,排队点香,排队参拜,很多游客只能在旁边看热闹。“遇到节日,每次从庙里挤出来,会发现后背掉上了烟灰,衣服烧出了洞。”魏斌回忆。

在老城不起眼的小巷子里,还隐藏着更多大大小小的寺庙、祠堂,这里有求子、求姻缘、求女红、求读书,不同诉求,有不同的神灵保佑。

在知名景点开元寺,跟着讲解员游览一圈要将近2个小时,他们会把塔上的每一个版画、砖化代表的佛教背景都讲清楚,宛若上了一堂课。不论天气多热,他们身边总会围着十来个游客,认真听完。

传统文化在这样一个现代城市里被很好得保存下来。泉州的高甲戏、木偶戏、南音,每天在不停的剧院轮番上演,几十块钱可以体验一场地道的戏剧。

这次申遗过程中,泉州第一次申请的定位是“海上丝绸之路起点”,但并未成功,原因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不明。第二次,泉州定位在“宋元时期中国与世界的海洋商贸中心,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并成功入选世界遗产名录。宋代泉州就设置了海关机构,负责对接外来商人,收取的关税约占整个宋朝财政收入的1/50。

这个定位,不仅将泉州的古建筑,和古码头、市舶司,整合到泉州申遗逻辑中,这里的多元文化也有了更深晰的历史解读,例如,泉州有中国最早的清真寺和教堂,与佛教寺庙并立。

泉州晋江的世界文化遗产——安海桥 图源/作者

魏斌参与了部分文旅项目的策划,他认为,泉州无法和历史更为丰富的西安、南京等城市对比。但泉州的优势在于将这段历史“活着”保存下来,在城市里依然可以寻到踪迹。泉州老城、晋江安海等地,寺庙、清真寺、教堂还在定期使用,古码头安海桥虽然不再临海,也以公园的形式融入到当地生活中。这些不是一个专为旅游打造的空中楼阁,每一处都有当地人的参与,也因此很接地气。

这样的传统也在感染着到来的游客。王鑫有一天拜访老城的两个主要景点——关帝庙和天后宫,中间相隔2公里,他选择步行过去。一路上,经过了几十家佛具店,还有当地特色的小餐馆和菜市场,一样望过去,似乎回到了家乡的小城。但味道和风格又并不一样。“在泉州,你不会发觉自己是来旅游,而是换了一个城市生活。“王鑫感叹。

泉州晋江市内一角 图源/受访者

文化积淀加上一些烟火气,泉州显得与众不同。

02 “富养”起来的休闲地

魏斌没想到,现在游客可以在泉州呆一周。因为如果只把老城的所有的景点仔仔细细走一遍,两天就可以完成。

他发现,年轻人的旅游方式早已经改变。一个咖啡馆、一个茶室、一个网红海景,或者是一个有趣的小场馆,都可以填满一下午的行程。

这里几乎没有旅游团,大街小巷聚集着来“住一段时间”的年轻人。

王鑫和朋友们很惬意地在泉州游玩了一周。这种休假的感觉,比起每一天都在赶路,找景点要自在得多。他们还打卡了这里的网红咖啡店。老城街道密布,定位困难,很多网红店在巷子深处不算容易。“游客把找寻过程,变成一种乐趣。他们喜欢穿巷子,看看周围的骑楼建筑,沿途拍几张照。当找到的时候,还会产生一种成就感。”魏斌表示。

泉州在小红书上备受欢迎 图源/小红书

有时候一个转身,就会撞到泉州本土青年经营的小小空间。

精心又随意,也是泉州人开店的特点。最近几年,很多泉州“文青”回到家乡,他们在满是犄角旮旯的幽深巷陌,租下自己的一个地盘。咖啡馆巴浪鱼、茶馆麒麟空间,已经成了小红书、大众点评上的网红。

魏斌的老朋友在泉州市区开了一个茶室,怀旧的风格设计,日常从山区进一些好茶,客人可以约上三五好友,一起聊天聚会。“那个老房子一个月租金只有4000多块钱,他们自己创造了一个很舒服的环境。”

这家茶室不提供用餐,但允许点外卖,聚会可以在这里喝茶吃外卖,多停留几个小时。“他们不愿意开火,却准备了很多盘子来盛外卖,只是因为这样比较有仪式感。”

有意思的是,茶室老板在外卖摆盘上很下功夫,摆得很讲究。

另一波“网红”是当地有几十年历史的特色老店。像芋头饼、麻糍,有些已经被互联网发掘种草,有些还在默默经营,等待被发掘。

入夜,泉州老城人头攒动,喝酒,吃烧烤,蹦迪。老城被年轻人全权接手,满足了放松、娱乐甚至社交的需求。毕竟,在这个小城里,所有人都有机会认识所有人。

这里虽然没有重庆洪崖洞、长沙文和友这样现象级的夜生活打卡地,但很多特色的小店隐藏在老城深处。周边的糖厂、面粉厂,被改造成创意产业园,一种更亲民的夜生活。

泉州小西埕 图源/作者

“休闲居住”式的旅游,已经成为年轻人旅游的大趋势。旅游不再寄托于几个5A级景点,更多是在当地享受“生活在别处”的乐趣,逛景点的同时,无需舟车劳顿,有美食、美景、舒适的民宿、酒店、购物,可以在这里放松游玩。

“以后年轻人不会再扎堆黄金周旅游,只要最近一看没什么事,说走就走了,坐上高铁,买张机票,就可以走了,呆几天就回来。”郭朝强认为,旅游的概念正在被重新定义,“游客在泉州的状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泉州人精明的商业头脑,大都生活自足,没有太大的野心。这决定了泉州和传统的丽江古城、凤凰古城等传统的旅游项目不同,少了些千篇一律的商业气息,多了些当地的气质。

03 转型中的轻工业巨头

泉州人“不差钱”,全国都知道。

泉州已经连续18年领跑整个福建经济,甚至有人说,福建的经济,泉州撑起了四分之一。

以晋江为例,安海古镇在这次申遗中获得关注,镇中心的标志建筑——安平桥是宋元时期的古码头,不远处的胜远寺是古灯塔,还有保存完好的释迦牟尼,一齐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古迹周围,被高楼大厦围绕。几公里外汇聚着境内有众多国内知名品牌,如柒牌、劲霸、七匹狼、利郎、九牧王、安踏、匹克、鸿星尔克、德尔惠、特步以及心相印、安尔乐或者亲亲食品、蜡笔小新、盼盼食品及喜多多,这些都来自泉州晋江。

截止到2020年,晋江人口数量已超过200万,成为国内排名第二的百万人口大县。品牌多,华侨多,工业较发达,对外落户政策也相对宽松,开放的泉州也就吸引了众多的外来人口来泉工作经商。

但是最近几年,随着制造业总部大量迁往厦门,在泉州只保留部分厂区。泉州的轻工业发展也相对陷入到增长缓慢期。文旅是城市经济做加法的绝佳契机。

郭朝强走遍了全国的旅游城市,他认为,泉州看似没有特别发力做旅游,但泉州本身的潜力很大。虽然是隶属于二线城市,但泉州的城市规划基础好,已经逼近新一线城市。

一方面归功于基础设施的完善。由于五通一平(通给水、通电、通路、通讯、通排水、平整土地)下沉到村庄,包括沿海和深山里的民宿都具备不错的条件;到达当地,高铁、飞机都方便;沿着宋元古迹旅游,从泉州市区出发,40分钟可以到达周边的晋江安海古城,1个小时可以到达惠安渔村和崇武古城;2个小时之内可以到六安山区买铁观音,很多游客在泉州会选择自驾游或者直接打车往返于各个乡镇,不再需要旅行团。

另一方面,闽南文化重商,即使到了乡镇,也有大型的工厂、茶园,由于商业贸易往来多,住宿、饮食不成问题。

更重要的是,民风和善,整体生活水平高,游玩安全度高。

这意味着,泉州作为休闲旅游城市的“上限”很高。

这一类城市在全国并不多见,最为典型的案例是新一线城市中的“休闲之都”成都。

成都是游客们愿意“住一段时间”的首选。这里美食扎堆,网红店、酒吧诸多,甚至很多网红直接在成都买房定居,定期分享悠闲生活的日常。

这背后,成都从市区到周边几十公里外的县市、山区,都按照市区的模式规划,方便当地发展民宿、景区,也充实以成都为中心的旅游选择。

郭朝强曾因为工作在泉州住过一阵,老城呆腻了,他和同事每到周末就开着车到周边的县镇去转,去惠安,沿着海边公路自驾,或者到德化、安溪的大山深处住一晚,他发现了一些小众的民宿,随便找一个住下,风景都不错。

泉州石狮黄金海岸附近的网红咖啡 图源/官网

“好像到了一个欧洲小镇,既有不同日常的异域风情,又完全不会打扰到当地人的生活。”

申遗成功后,泉州文旅的路径也更加明朗。在不影响当地人生活的前提下推广文旅,泉州需要搭建一套文化与流量结合的体系,抓住年轻人。

为了让小众变成大众,当地政府开始把更多资源投入到旅游上。整顿街道,改造园区,扩展商业街。

开元寺附近的“西街”已经成为一个类似厦门中山路、北京南锣鼓巷一样的游客集中地。现在每天晚上,这里都人头攒动。这里聚集了诸多网红的消费、打卡地。

西街上的“小西埕”距离开元寺不过几百米,一座网红墙吸引着很多游客拍照留念。墙上写着白岩松的一句话“泉州是你一定要来的地方。”这里还有小型的画廊、创意小店,很多人专门来一趟,只是为了拍照留念。

同样在西街上,一家“有鲤天台咖啡”成了网红,小红书上千个笔记“种草”,不少人拿着手机比对风景,半个小时喝完咖啡,一个小时拍照。

年轻人们自助总结出了老城“拍照攻略”“逛吃攻略”“文化攻略”,一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在通过流量走入更多人的视角。

“上抖音,拍泉州”的宣传单无处不在,贴在周边墙柱上,小店的小黑板上,咖啡馆的前台。

即使底子好的泉州,还有一些不足之处。

一位当地的咖啡馆老板表示,西街和创意园区的很多小店只开3个月,拿到政府减免税务优惠,租金投入很小。他们往往会投入一波推广费,靠第一波游客消费赚到一些钱,如果没有形成持续的影响力,客流随着减少,商家就直接放弃小店,转换阵地。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游客按照“大众点评”推荐和地址找到一家店,却发现早已更名换姓。

另外,尽管泉州小巷了聚集了很多正在建设的民宿,泉州老城的酒店体量很难满足更多的游客。在最新一起鲤城区的规划中,着重提到策划实施泉州皇冠假日酒店、鲤城宾馆改造等9个住宿接待载体提升项目,提升住宿接待能力。

泉州老城一角 图源/作者

申遗成功仅仅是迈出第一步。距离泉州不远的广东江门拥有世界文化遗产——开平碉楼和古村落。但江门市并没能抓住这个机会提升文旅竞争力。

最初开平碉楼申遗成功后,也曾引起巨大关注。江门地理位置偏僻,市内并无其他景点。打你很少有文旅产业联动的项目,酒店、美食没跟上,现在大多数爱好古迹的游客只能选择深圳出发的一日游,很少在市内消费。

可以预见,泉州会迎来一波游客的暴涨,承接住这波人流,在持续提升流量和保障旅游体验之间找到平衡,成长为成都一样体量的休闲旅游胜地,当地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20社”(ID:quancaijing_20she),作者:马程,编辑:王晓玲,

来源:36氪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