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英雄张晨阳:“不要给我截肢,我还要拿枪……”

国内 2022-06-10 17:36:58
16阅读

本文转自:中国新闻网

张晨阳公安部供图

中新网北京6月10日电 (记者 郭超凯)大拇指从根部截除,中指、食指末端截除,整体腕关节活动受限,只有上下30度的活动幅度,这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特警总队特战支队五大队教导员张晨阳的左手。在2015年一次围剿暴恐分子斗争中,张晨阳为保护战友用手接爆炸物而严重受伤。

从警12年,他是战斗在反恐维稳一线的特警队员,是因战负伤的二等功臣,是带头坚守疫情防控一线的挂职副局长……扎根天山南北,张晨阳把生命最好的时光献给公安事业。

爆炸突如其来

“嘭!”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爆炸物在张晨阳手中炸裂。

顷刻间,他的左手被火光吞噬,视线逐渐模糊,只感觉左手火辣辣的。

那是2015年5月25日新疆警方在南疆针对暴恐分子开展的一次围剿行动。暴恐分子藏匿在当地村落里,向警方投掷爆炸物负隅顽抗。这种“土制”爆炸物尽管威力不算巨大,但民警的血肉之躯自然是无法抵挡,围剿行动一度被迫中止。

张晨阳 公安部供图

彼时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特警总队特战支队二大队中队长的张晨阳带领突击组乘坐装甲车主动增援,希望以装甲车为屏障,摸清楚暴恐分子的具体位置后,再与大部队对其进行精确打击和抓捕。

行进中,张晨阳正站在装甲车搜索观察,一枚爆炸物顺着射击孔向车内掉落,情况万分紧急。扎实的战术素养让他迅速反应,随手接住爆炸物便往外抛。

但就在抛出的一瞬间,爆炸物炸了。张晨阳的整个左手被吞吐着邪恶的火光吞噬了,左手顷刻被炸得血肉模糊,手掌几乎无法辨认。他下意识地环视周围,确定在没有其他人受伤的前提下,一边冷静汇报“有人受伤”,一边拉下主炮塔盖,防止车内发生次生危机。

事后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张晨阳表示:“如果当时我不去抓它、不去制止,它可能会顺着机舱盖掉落到车内,对其他战友产生威胁。我当时在最前面,危险由我来承担。”之后,他将随身携带的枪支交于队友,确保枪支安全后才强忍着剧痛,用右手掐住流血的左手手臂上了救护车。

抢救左手

救护车载着张晨阳第一时间抵达当地医院。负责处置的医生看到张晨阳左手的伤势都大吃一惊。“这手情况太严重了。”囿于当地的医疗条件,医生跟特战支队领导说,医院做不了微创手术,当前的伤势只能截肢。

从手掌被炸伤到坐救护车去医院处理,一路上张晨阳都强忍着伤痛,但当听到医生说要截肢的消息,这个铮铮汉子终于绷不住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他跪在床上,用虚弱的气息恳请道:“医生,不要给我截肢,我还要拿枪……”一遍遍重复、一遍遍叮咛,直到疼得失去意识。

如何避免截肢、尽最大努力保全张晨阳的左手,成为当时最大的难题。

因为当地医院做不了微创手术,情急之下,众人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千里之外的乌鲁木齐。彼时已是夜晚20时许,距离张晨阳左手被炸伤已过去2个多小时,每多拖延一分钟,伤情便更重一分。

从当地到乌鲁木齐路途遥远,只能搭乘飞机。当天最后一班前往乌鲁木齐的航班即将起飞。十万火急之下,特战支队的领导紧急联络了和田机场和执飞该航班的南方航空。机场和南航得知张晨阳的情况后表示理解,立即通知已经上了跑道的飞机延后起飞。随后伤重的张晨阳在多方协调之下顺利搭上末班飞机,将保全左手的希望延续到了乌鲁木齐。

到达乌鲁木齐,已是深夜22时许。乌鲁木齐的医生迅速为张晨阳开展微创手术。为了真实掌握自己的伤情,不影响最后的手术效果,张晨阳从受伤到做手术前,都没有使用止疼药物,他咬紧牙关忍受剧痛,任汗水浸透衣服。

遗憾的是,在与感染和疼痛抗争近半个月、经历五次清创手术后,幸运之神没有眷顾张晨阳。得知自己的左手拇指、中指和食指远端骨节及手掌部分肌肉组织必须截除时,他强忍眼泪,对每一位前来探望的同事及陪护人员都报以坚强的微笑。参与治疗的医生也感动不已:“你们的队员真坚强,了不起”。

身残志坚励精兵

因伤势严重,张晨阳的左手最终被评定为因战6级伤残。伤愈出院后,他不得不从反恐维稳一线调到政工部门。

“说实话,如果说因为左手受伤从战斗一线下来这事对自己毫无影响,那是不可能的。”张晨阳表示,当特警是他从小的梦想。2009年从石河子大学体育学院运动训练专业毕业后,他原本该和大多数同学一样去当体育老师。不过时常萦绕在脑海的警察梦,让他毅然选择了另一条路。适逢新疆公安厅特警总队招录,张晨阳果断报了名。2010年1月他正式加入公安队伍,成为一名公安特警。

1米87的大高个、强壮的体魄和出色的运动能力,让张晨阳从一众特警中脱颖而出。因为表现突出,参加工作一年后他被招进特战支队。带队搜捕、异地勤务、跨境押解,大大小小近百次任务,张晨阳总是冲锋在前,对于战友来说,他是最坚实的后盾。

伤愈归队后,张晨阳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特战队员,坚持每天早晚抽出一个小时进行体能、技能训练。尽管手上、枪上、纱布上时常浸透鲜血,但他仍忍痛坚持强化训练。谈及张晨阳,特战支队一大队大队长郑延龙佩服地说道:“受伤归队后,晨阳一直坚持射击训练。射击要想打得准,首先要把枪举稳,别人训练负重一公斤举枪,他就加到两公斤……”

“一遍不行做第二遍,第二遍不行再第三遍,连续重复,我相信有一天我会把它做好,事实证明我也做好了。因为我不想掉队,因为我是一名特警。”张晨阳如是说。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半年的努力,在年底考核时张晨阳各项体能成绩全部达标,并且能够独立完成单手换弹夹和单手持枪射击等科目。这背后他付出的努力和汗水难以想象。

手部基本功能的恢复是一个漫长、痛苦的过程。2015年至2019年的4年时间里,张晨阳经历了8次大大小小的手部修复手术,每天都要坚持进行手部康复锻炼。他凭借顽强的意志,克服了一次又一次身体和心理上的困难,在新的岗位上继续发光发热。

新岗位矢志不渝

虽然再也无法与战友们并肩战斗在反恐维稳一线,但张晨阳把忠诚镌刻在每一个岗位上,把履职尽责铭记在每一次任务中。

张晨阳 公安部供图

2020年,新疆公安厅选派年轻干部下基层锻炼,张晨阳主动报名,前往托克逊县公安厅挂职锻炼。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他义无反顾深入基层,走上战“疫”一线,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时常往返于分管相距六七十公里的2个公安检查站和1个疫情卡点,每日与民警辅警一同值班值守。那一年,他与同事们全年检查各类车辆205.6万辆次,检查风险轨迹人员131.7万人次,配合其他地州公安局抓获10名犯罪嫌疑人,得到当地群众的广泛好评,把各类不安全因素遏制在萌芽状态。

2021年,张晨阳带领分管的特警大队坚持从专业化、实战化着手,以城市、荒漠、山地为依托,结合地域特点开展训练,不断提升队伍战斗力,同时以自身实战经验为基础,组建特战分队,强化快反中心建设,完善警务站联动圈“1分钟、3分钟”快速处置机制,确保特警大队能够在关键时刻拉得出、冲得上、打得赢。在张晨阳的带领下,托克逊县公安局特警大队在全市特警大比武活动中获综合成绩第1名,8名队员代表吐鲁番市公安局参加了全疆特警大比武。

从冲锋在反恐维稳一线到带头坚守疫情防控一线,变化的是岗位,不变的是对警察事业的忠贞不渝。张晨阳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人民警察的忠诚与奉献、使命与担当。在今年5月举行的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张晨阳成功当选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

12年的从警生涯,张晨阳经受住了血与火的考验,为头顶上的警徽更添一份金色。也正是这种信念和精神,在他心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支撑着他扎根天山南北,把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无私地献给了崇高的公安事业,为新疆的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献上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