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对口援疆八师石河子市干部家属:一人援疆路 全家援疆情

时尚 2021-12-27 12:03:29
22阅读

一人援疆路 全家援疆情

——记大连市对口援疆八师石河子市干部家属

3700余公里,是八师石河子市到大连的直线距离。对一个旅行者而言,这段距离是个巨大的想象空间,但对于远在大连的援疆干部家属而言,却是日日夜夜的思念和牵挂。虽然亲人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军垦之城,但心却紧紧在一起。近日,记者走进援疆干部家属这一特殊群体,带你体会他们身上的真情与大爱。

善意的“谎言”母亲一人担起顾家重任

在大连市对口援疆八师石河子市工作队中,有这样一名援疆干部。他主动作为,为八师石河子市一三四团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力量,在大漠边疆展现了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他就是八师石河子市一三四团经济发展办主任靳艳春。

靳艳春的援疆故事要从一句善意的“谎言”说起。

2019年底,靳艳春接到援疆任务。一边是年迈的母亲和生活不能自理的父亲,一边是组织挑选安排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在这道选择题上,靳艳春选择了后者。而当靳艳春作出援疆选择时,正值89岁父亲因病住院。为让家中老人放心,靳艳春撒下了“去沈阳学习”的善意谎言。

靳艳春的母亲谭淑云。

“当时老伴住院,我是从大夫口中得知儿子要去援疆的。”靳艳春的母亲谭淑云说,在老人家的印象中,新疆实在太远了,但最后自己还是决定支持孩子的选择。就这样,靳艳春将父母一切安顿好后,正式踏上前往大西北的援疆之路,而这也意味着日常照顾父亲的重担就压在了年逾七旬的母亲谭淑云一个人身上。

“儿子哪儿去了?”这是靳艳春援疆以后,靳艳春的父亲天天嘴边念叨的事情,为了让老伴不再担心,谭淑云又用“儿子去学习了”这个谎言来瞒着老伴。

靳艳春(左一)帮助职工解决吃水难题。

为能够照顾好老伴,让数千里之外的靳艳春少一分担忧与牵挂,谭淑云将浓浓的思念藏在心底,把自己坚强乐观的一面展露给亲人。两年间,报喜不报忧成为靳艳春与谭淑云母子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孩子援疆已经很不容易了,我希望他能够将更多精力放在工作上,服务好边疆人民。”谭淑云这样说到。

二次援疆“放心,妈妈输输液就好了”

结束一年半的援疆工作刚回家不久,他选择再次来到新疆。他叫高瑞鸿,是石河子花园机场市场运输服务部的经理。对高瑞鸿而言,新疆是他心里始终惦记的地方,而家人则是自己内心深处最为柔软的地方。

工作中的高瑞鸿。

2019年底,当得知大连市第六批援疆工作队即将组建的消息后,高瑞鸿立即向组织提出申请,表达了想要继续成为其中一员的意愿。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得知消息后的父母也都很支持他的援疆选择。这是高瑞鸿父母第二次支持他远行来到新疆工作。这条援疆路上,高瑞鸿哽咽着说“我的父母付出了太多”。

高瑞鸿与妈妈合影。

去年10月,高瑞鸿的母亲钟兰因高血压突然发病住院。由于病情发展变化很快,送到医院的时候钟兰已不能说话,更不能走路。孩子不在身边,高瑞鸿的父亲高石刚还要上班,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无奈之下,高石刚叫来自己的姐妹帮忙照顾住院的妻子。面对当时的困难,高石刚没向远在数千里外的儿子提过一句。

出院后,钟兰得知还需要继续到康复医院做后续治疗,而且至少需要三个半月的时间,这下可急坏了当时的钟兰。

“因为儿子每周至少要和我们通一次视频电话,我们担心孩子知道后会担心,影响工作。”高石刚说,那段时间夫妻两人一起选择将这件事情瞒着孩子。这边高石刚告诉儿子“妈妈出去旅游了,没有流量,网络也不好。”而另一边,钟兰一句句从头学起咬字和发音来。后来,高石刚感觉实在是瞒不下去了,就告诉儿子“你妈妈高血压的老毛病犯了,输输液就好了。”

高瑞鸿的父母。

如今,在钟兰的卧室床头,一直放置着一只可爱的毛绒骆驼。这是高瑞鸿在得知妈妈生病后买来寄给钟兰的。每当钟兰想起儿子时,总会把小骆驼拿在手中。“孩子希望我能像骆驼一样坚强,有耐力。”钟兰说,自己也有信心能够战胜病魔,早日恢复健康。

援疆妻子 你安心援疆我等你凯旋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但对援疆干部乔野来说,陪伴却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

“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这样的援疆经历不是人人都有的。”这是援疆干部乔野选择援疆时,妻子张宇楠和岳母对他说的话。因为这句话,乔野将一腔热血洒在八师一四八团招商引资和对口支援工作上,也正是因为这句话,妻子张宇楠在妊娠期间,一人承担下所有。今年8月,乔野和妻子迎来第二个儿子的出生。

乔野的妻子照顾刚出生两个多月的二宝。

“怀孕期间,由于丈夫援疆不在身边,只能自己在不同诊室取号、排队、等候和检查,是信念支撑着自己一路走了过来。”张宇楠抹着眼泪说,孩子出生后半夜哭闹,有时候也会感到无助,好在有家人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丈夫不在身边期间,张宇楠也有过不知所措。令她欣慰的是在大儿子眼中,援疆的爸爸是他心目中的大英雄。

乔野为新疆产品代言。

“我爸爸去新疆了,他是大英雄,等爸爸回来给你们带好多羊肉串。”这是乔野大儿子在幼儿园常和老师、小朋友们说的话。

“老大五岁半,正是调皮的时候,小的还不到三个月。但是既然选择了去援疆,在那里安心做好工作就是对家人最好的回报。”乔野的岳母告诉记者,自己希望远在新疆的女婿能给两个儿子做个好榜样。

穿越苍茫云海,一路西行。在大连每位援疆干部人才的身后,都有援疆家属无怨无悔的支持,是他们的家人以自己的坚韧、大爱和无私,为援疆事业添上了一笔笔浓墨重彩。(胡杨网记者郭雪伟、唐媛媛 通讯员刘红艳)

来源:胡杨网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